钢企成本高企亏损初现 产能过剩又将卷土重来吗?
发布时间:2019-04-08 18:01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
当前位置:主页 > 观察 >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简称“中钢协)的铁矿石价格指数曲线图显示,进口铁矿石的价格从2018年11月的65美元/吨左右开始上涨,到12月中旬已经涨至80美元/吨以上,此后一直保持在80美元/吨之上。

  2019年4月1日,直接进口铁矿石62%品位干基粉矿到岸价格为87.25美元/吨,环比每吨上升2.35美元,升幅为2.77%,当月平均价格为87.25美元/吨。

  铁矿石价格一旦抬升,钢企的利润便直接受到冲击。根据中钢协的调研结果,过去几个月,已经有1/4的中国钢企出现了亏损。与此同时,2019年一季度,中国粗钢产量再次创下了历史新高,占到全球产量的52%。

  这和2018年形成了对比:刚刚过去的2018财年,是中国钢企近些年来收获最丰的一年,全行业实现利润4029亿元,同比增长37.8%,钢铁股也成为资本市场上业绩表现最为亮眼的概念股之一。

  在中钢协党委书记、秘书长刘振江以及敬业集团董事长李赶坡等人看来,从眼下的供需格局分析,中国钢铁行业的过剩危机似乎有可能卷土重来。

  矿价上挺

  钢铁行业的很多人没有想到,发生于两个月前的巴西铁矿石溃坝事件,会给铁矿石的价格带来如此明显的影响。涉事公司淡水河谷(VALE)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供应商,事故发生后,铁矿石价格表现得愈加坚挺,这超出了诸多行业分析机构的预判。

  巴西当地时间2019年3月28日,淡水河谷依据相关法令条款宣布,公司2019年铁矿石预估销量为3.07亿吨至3.32亿吨。与此同时,另一家全球主要铁矿石供应商力拓公司在3月24日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该公司不会因为淡水河谷溃坝事故调整铁矿石的生产和销售计划。

  海证期货研究所副所长、黑色首席分析师向经济观察报分析表示:“年前我们测算,2019年四大矿山企业(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FMG)的增量是2950万吨左右,但春节期间淡水河谷出现了溃坝事件,导致4000-7000万吨的减产,这使得铁矿石出现了紧平衡的局面。我们认为,虽然铁矿石价格长期维持在80美元之上会导致非主流矿甚至部分国产矿增产,但这不是一个短期可以实现的过程。需求方面,中国粗钢产量继续增长,东南亚和印度等国家钢铁行业发展较快,预计全球粗钢产量继续增加,对铁矿石的需求形成拉动。因此,今年的铁矿石应该是供需偏紧平衡的,铁矿石价格重心总体上移。”

  3月30日,就铁矿石的涨价问题,中钢协党委书记、秘书长刘振江对外表示:“现阶段铁矿石不具备大幅度涨价的条件,目前的供需形势不支持这样的涨价。”也就是说,铁矿石的整体形势依然是供大于求。

  刘振江是在3月30日召开的2019(第十届)中国钢铁发展论坛上发表上述言论的。“今年进口矿又涨到了80多美元/吨,炼一吨钢增加了30多美元的成本,这直接影响了钢铁企业的效益。”刘振江表示,“进口矿的涨价,因为淡水河谷(VALE)的溃坝事件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但影响不应该这么大,还有其他因素‘添油加醋’。从几大决定性因素看,怎么‘折腾’进口矿也不具备大幅度涨价的条件。”

  根据刘振江在会上的介绍,眼下国内钢铁行业运行压力加大,效益预期远不及上一年。2018年,62%品位的铁矿价格长期稳定在60多美元/吨,这是2018年钢厂效益好的一个重要因素。但2019年前两个月,钢材低价位与铁矿石价格上挺使得钢厂效益下降38%,钢厂的销售利润率由去年的6.9%下降到现在的3.5%,企业亏损面增加了10个百分点,将近1/4的钢厂亏损。

  早在2017年,钢铁协会的主要领导就与世界各大主要矿山企业的领导进行了充分的协商与沟通,大大改善了多年没有解决的铁矿石市场秩序问题。刘振江建议,为应对当下的形势,钢企必须控制生产节奏,关注市场变化,加强市场的监测和预判,重视效益分析。

  过剩危机再次到来?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认为,铁矿石价格的上挺,一部分原因是淡水河谷溃坝事件影响下的预期导致,但同时这也反映出过去一段时间内市场的供需情况。

  根据刘振江在前述会议上的介绍,今年一季度,受几种因素影响,钢铁产量再次创下了历史新高,同比增长达到9%,粗钢产量占到了全球的52%。

  产量增加,社会库存和企业库存也在增加,钢铁行业供大于求的压力再次显现。刘振江提醒,从行业今年一季度的运行情况看,下行的压力已经显现,情况不容乐观,钢铁企业要有忧患意识。

  压力已经在钢铁企业那里显现。4月3日,来自山东一家国有钢铁企业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年前一些钢厂的亏损已经出现,不过,这不是由铁矿石成本一项因素决定。

  “企业成本构成不是只来自于原料。对钢厂来说,只有满负荷生产,才能将成本降至最低。受限产等因素影响,钢厂无法满负荷生产。”上述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

  该人士判断,钢铁行业目前已经处于过剩的阶段。未来,当钢铁的社会存量进步增大,更大规模的存量钢铁将进入循环利用,届时更加不需要如此大规模的铁产能。

  根据中钢协的统计数据,2016年中国粗钢产量为8亿吨,2017年达到8.3亿吨,2018年更是高达9.3亿吨。从2017年到2018年,一年之间增加了1亿吨,创下近三年最快的增速,粗钢产量创下历史新高。从盈利水平看,过去两年钢铁行业在几十个工业行业中都处于顶尖的水平,2016年吨钢利润为200多块钱,2017年达到700到1000元,2018年与2017年持平。

  在丰厚的利润面前,钢企扩大产能的欲望强烈。中钢协的统计显示,目前中钢协非会员企业的产量增速远远大于中钢协会员企业的增速。

  未来过剩的观点也得到了一些钢铁行业领袖的认同。敬业集团董事长李赶坡认为,炼铁炼钢技术水平的极大提高,产能买卖(这使得钢铁产能一方面从内陆劣势地区向沿海优势地区转移,另一方面从劣势企业向优势企业转移)以及行业的兼并重组(这使得钢铁产能从经营水平差的企业向经营水平更高的企业转移),这三个因素决定了钢铁当下及未来的产量将较前两年大幅提高。

  李赶坡同时提到了中国钢铁产业向海外的扩张。目前,塞尔维亚、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均有中国企业布下的产能,以上国家的投资大约涉及钢铁产能4000万吨。海外产能的布局,意味着中国钢铁的出口需求中有一部分将被代替。

  从需求端看,李赶坡认为,中国的GDP增速预期由原来的8%左右降至目前的6-6.5%,这势必意味着钢铁需求增速的同步降低。其次,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5%,未来城镇化速度将会有所减缓。再者,中国已经进入后工业化时期,这一时期的工业化,用钢量不再像过去那么大,也不再像过去那么粗放。最后,从几大主要钢材消费领域看,2018年汽车销量为2235万台,同比下降5.8%;家电2018年下半年销售额3891亿元,同比降5.35%;房地产2018年的流拍地块1809块,比上一年的936块流拍的地块增了93.2%。

  当然,拉动钢材需求的利好因素依然存在,例如,政府投资的拉动如高铁、地铁、机场等,钢铁生产企业的退城进区,以及东南亚国家在稳定发展的同时对中国的依附度逐步提高,这些都将给钢材需求带来一定的拉动。

  李赶坡判断,从整体看,钢材的产量增速将大于钢材消费的增速,钢铁过剩的危机也由此推导得出。“2019年或许很好,但也可能在下半年就出问题,也可能明年会出问题。”李赶坡说。

  一位长期关注黑色金属的期货投资人士,对大宗商品亦持长期看空的逻辑。“宏观经济层面,包括全球经济低增长,美国短期国债利率与十年期国债利率倒挂,来自欧洲的风险,贸易保护主义,以及纯粹主义兴起等,共同构成了看空商品的原因。”该人士向经济观察报分析说。

责任编辑:上官云 点击数:

关于我们| 网站概况|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网站声明| 人员查询|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亚博国际手机登陆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邮箱:xinxunnet@126.com????电话:010-52889281 ??手机号:17611163099

备案号:京ICP备17064421号-1

Copyright? 2016 xinxunnet.All Rights Reserved